[香艳洋鸡]-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香艳洋鸡]
[香艳洋鸡]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1.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香艳洋鸡
 
  叮叮叮!“门铃突然响了,接着一阵扣门声,我以为刚出门不久的房东太太 突然转回来。
 
  “房东太太吗!”我披上了一件外套便往门口走去。我打开了房门,脂粉香 味迎面扑来,我才发觉是一位我不认识的但浓脂艳抹、香艳艳万分的美女站在门 外。
 
  她是个白种的女人,个子比较高,长得十分漂亮,不过脸上画的妆可嫌太浓 太浓了,脸上的脂粉实在太厚,口红涂得太艳太艳了,眼影是玫瑰红色的,指甲 涂成红得发紫,一看便被人认为她是个淫荡的美艳妓女。
 
  香艳洋美女走进了房内,房内便充满浓浓的香水及脂粉味,香极了。她一进 来,便主动把外套脱了下来,上身是件紧身的露背装。她大方的坐了下来,便拿 起口红涂抹。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在慢条斯理的在扑香粉、涂口红。
 
  “刚才出去的女人真漂亮,她是房东太太吧!”她舔了舔刚抹上去的口红说。 
  我实在奇怪,她怎么回知道!
 
  “你看你,满嘴唇的口红还没有搽干净,口红是茵茵还是房东太太给你的!” 
  啊!她还知道茵茵,但茵茵不在这里。
 
  “不是她们的,是……”我不知道怎的说了实话。
 
  “是美云和雅姿两个漂亮的脱衣舞女吧!”
 
  我更奇怪了,她怎么知道美云和雅姿,还知道她们是脱衣舞女!
 
  昨晚,美云和雅姿表演回来已经过了12点,她们洗澡便浓艳化妆。当时,我 还正和房东太太玩得欢,她们硬把我从房东太太的房间拉出来。到她们房间,每 人轮了我三次才放过我。我今天休息,故意没洗去她们印给我的口红。
 
  香艳洋美女把那支旋转出一大段的深红色口红递给我,要我为她涂抹。我看 了看那支深红色口红,把口红放在嘴旁闻了一下,又用舌头舔了一下,真香!我 为她张的大大的艳嘴抹起口红。
 
  “是你的朋友茵茵小姐要我过来的!你也为茵茵抹过口红吗?”她用嘴唇舔 了舔艳红的双唇说。
 
  我一时仍然是满头的雾水,她和茵茵扯上什么关系呢?难道她是茵茵的外国 朋友?
 
  “先生,茵茵小姐要我来为你服务的!她是我的好朋友,听她说,你很厉害 的!”她接着说道。
 
  我这会儿才明白了过来,一定是茵茵在她面前说过她、房东太太、美云和雅 姿和我的关系的事。茵茵这个捣蛋鬼竟然叫来一个漂亮的洋小姐为我“服务”! 
  我不禁笑了起来,茵茵竟然会想到这么做,大概是上次开玩笑时说我水平不 行,干不过洋女人,现在要洋妓女来试一试我的水平!
 
  我对洋美女笑了笑,但觉得有点拘束,毕竟一个陌生的美女突然闯了进来, 然后告诉你说,是自己的情人要她来和你性交的,你能不惊讶吗?不单惊讶,简 直是惊艳!
 
  我继续为她涂口红,我很大方的与她交谈了起来。原来她曾经在茵茵的公司 里临时当过几天模特,当然认识茵茵了。
 
  显然她是属于高级妓女那一类的,身材一流,脸蛋漂亮、化妆极为浓艳的香 艳女人。她突然把自己的袜裤一脱,抛到我脸上,我捏成一团后放在嘴上又闻又 舔,香淫扑鼻。很明显,她在私处喷过香水和搽了脂粉,十足是个香艳的淫荡妓 女。
 
  突然,我那早已硬如铁棍的肉棒被捏弄起来,我拿开袜裤一看,她正用涂了 红得发紫指甲油的脚指头夹捏着,好舒服!
 
  她将娇躯依偎在我的怀中,且玉手紧扣着我的脖子。我闻着她那浓浓的脂粉 香,轻轻拥住她那微微发烫的躯体,手便落在她那金黄色的长发上,轻柔的揉弄 着。
 
  她仰起了脸,让我的唇吻住了她刚刚涂了好多香艳口红的唇。啊!那股香艳 美女身上特有的香水脂粉口红香味便经由她的唇、她的舌尖传遍了我的全身。 
  她的唇生得那么妙,口红抹的又香又艳,口中的那股脂粉口红芳香随着舌尖 的滑动,让我全能闻到、全能感觉到。
 
  我抱着她的手,抱得更紧了,并且从头发落了下来,摸到了她那扑了雪白香 粉的脖子,然后是她背部那一片平滑柔细的肌肤。最后,我的手落在她的肥臀上, 她的下身是一条丝质的长裙,这使我揉弄着她的玉臀的手感觉异常的性感、异常 的柔和。
 
  正当我的手揉弄得起劲的时候,她推开了我的手,且她牵起了我的手,走到 床边去。
 
  我吻着她的唇,一面把她压倒在床上,然后我们就吻着的爬到了床中央,我 立刻像一头疯狂的野兽,手托着她漂亮的下额便疯狂的吻起了她。
 
  “嗯……嗯……哎唷……”
 
  她禁不住的娇哼了起来,呼吸也渐渐的急促。原来抱住我脖子上的手,这时 落了下来,伸到我的下体处,揉弄起了我的淫棒。这样子可非同小可,我那根淫 棒立刻如怒胀的野牛似的,马上抬头怒吼了起来,抵着了内裤。
 
  “嗯……嗯……嗯……”
 
  我贪得无厌的狂吻着她的唇,她又要我为她补妆,于是我拿起口红在她唇内 外反复涂抹,抹了一遍又一遍,她要我往里面多涂一点,连牙齿牙肉都沾满口红。 她又申出舌头,要我在上面涂,我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涂了好多好厚的香艳口红, 我抱起她疯狂接吻,她的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尖在我的嘴里游动。
 
  而我任由她的手玩弄着淫棒。渐渐的,她已欲火中焚,抑制不止了。她便动 手脱去我身上的衣服,我任由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游移着,她脱去了我的内裤之后, 她立刻用手握住了我的淫棒揉捏了起来。
 
  这时,我也替她宽衣解带了起来。她的那件露背装很容易的就被我脱了下来 丢在地上,她没戴奶罩,那一对超极的玉乳便好像圣母峰般的挺立着。
 
  我没有立刻松懈下来,我的手绕到她的背后,把裙子的扣子解了开来,然后 将她的裙子也脱掉。
 
  天啊!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胴体。一头金黄色秀丽柔细的长发, 直披到双肩上。
 
  那一对碧绿色又带点棕色的大眼睛上面的眼皮,抹了玫瑰红的眼彩,简直可 以把人迷得神魂颠倒。那小巧的红唇,菱角分明而性感,涂了又香又艳的深红色 口红,让人有想尝一口的冲动。柔嫩的脖子,生得那么好,打了雪白的粉底和香 粉,正好烘托出她搽满脂粉的脸蛋。
 
  胸前的那壹对玉乳,简直有普通东方女人的两倍之大,却又白又挺的像圣母 峰,每当她轻轻晃动身子,那一对乳房便巍颤颤的舞动了起来。乳房周围也搽满 脂粉玉乳尖上的那颗乳头抹了艳丽口红,高突的像颗可口的草莓似的。
 
  那细细的腰身、平滑光洁的小腹以及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就像是上帝的杰 作,让人忍不住的想上前抱住,狂吻个不停。
 
  两胯之间香味很浓,那一丛修剪过的细草明显喷过香水,中间露出一道迷人 的肉缝。肉缝大红色,明显抹上口红;周围雪白,明显抹香粉。
 
  天啊!我简直快要兴奋得昏倒了。
 
  她躺在床上,两眼眯眯着望着我的胴体和我那根又长又粗的淫棒,而我也呆 呆的看着她的裸体,几乎忘了还可以干呢!
 
  她吃吃笑着的握住了我的淫棒,便轻轻揉捏了起来,并且说道:“唔,你的 淫棒可真是在东方人之中难得一见的,哼这么粗……难怪昨晚美云和雅姿不放过 你……等一下……我……嘻嘻……”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而我则手捏着她那又嫩又挺的乳房,一面对着她说道: “多谢你的夸奖,可不能因为我的东西又长又粗,而要多付你两倍价钱?” 
  她听了,只是笑了笑。“你昨晚干完房东太太又轮奸美云和雅姿,你还行吗?” 
  “当然行!碰到这么香艳漂亮的淫荡美女怎么可能不行?对了,昨晚是美云 和雅姿轮奸我,每人轮了我三次才放过我,而房东太太才和我只一次!” 
  “你昨晚七次了,我的天啊!”
 
  我吻着她的艳唇,她说不出话,我开始揉捏起她的玉乳、吸吮着她的乳头、 抚摸着她的淫穴,她闭上了眼睛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让我吸进去,她彷佛已沈 醉在淫乐中的模样。
 
  “呼……呼……呼……”
 
  渐渐的,我的呼吸变得短而且急促。啊!止不住的热血呀!在我的身体内燃 烧!
 
  我不再以揉弄她的身体为满足了,我把她压倒在身下,撑开她的大腿,把头 埋进她的香艳阴户。她迷人的小穴又香又艳,我凑上嘴巴去,舔着那尚在抽动有 搽满脂粉口红的穴口,轻轻吸吮着突出阴唇。
 
  “啊……啊……啊……舔深一点……舔深一点……”
 
  我用手指扳开两片香艳的阴唇,舌头直往里钻,她的淫水不停流出,带着香 水脂粉味的淫水味道真好。
 
  她真是个职业美艳妓女,和人作爱前懂得先把下身洗得干干净净,而且阴户 上还喷了香水和搽上脂粉,又香又艳,很适合口交。
 
  “啊……啊……啊……抹口红……在下面抹口红……”
 
  我拿过她递给我的口红,把阴唇抹得又红又艳。
 
  “抹深一点……抹深一点……对……往里面抹……”
 
  我简直是在用口红不停插弄,插得淫水直流,流出的淫水红艳艳的…… 
  我和阴唇疯狂接吻,舔吃她那香艳阴户流出的带脂粉口红的淫水,我在吸吻 她的阴户,真想把她的香艳淫水吸完。
 
  接着,我一根七寸多长的淫棒便往她的阴户插了进去。她的淫水很快的再流 出,立刻便满溢了出来,并且沾到阴唇和阴毛上。
 
  我的淫棒靠着淫水之助,“叱”的一声便沿着柔润温暖的肉壁,顺利的全根 尽没,只听得她闷哼一声。随后,她让我闭上眼睛,在我的脸上喷香水,接着用 香粉扑干。
 
  我丝毫没有松弛下来,立刻便抽插了起来,她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抱住我的 脖子,并且吻住了我的嘴、我的耳根,任由我的淫棒抽送。
 
  起初,我的动作极其细腻。我慢慢地将整根淫棒插了进去,再慢慢地将整根 淫棒拔了出来,并用大龟头套送着她的阴核与阴唇。
 
  她和我相当的合作,当我的淫棒往下冲的时候,她则把阴户挺上来,迎凑着 我的龟头。当我的淫棒缓慢的从她的肉穴中拔出来时,她则扭动着阴户肉壁,用 力挟我的龟头。我快的时候,她也跟着快;我慢下来的时候,她亦跟着缓下来。 
  “呼……呼……呼……”
 
  “达令……我……爱……死……你了……哦……好舒服……嗯……”
 
  我觉得阵阵的快感,一阵酸似一阵。我几乎已到了疯狂的近乎失去理智的地 步。
 
  “啊……啊……嗯……达令……我爽歪歪……喔……我乐死了……哦……我 要射精了……”
 
  当我又一次射精在她的阴户里时,洞内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块肌肉都紧紧的 挟住了我的淫棒,快感使我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她的吻热烈而近乎疯狂,火热的舌头不停的舔着我的唇。
 
  射精后,我的淫棒仍然插在她的肉穴内,享受着她那肉壁内层所带来的温润 柔软的快感享受。
 
  我伏在她的酥胸上,不出三分钟,被她混身上下所散发出的那股淫荡艳妇香 淫味所刺激,我那根软绵绵的淫棒居然又暴涨了起来。
 
  我分开她的双腿,手扶着她的雪白臀部,肉棒在她的穴口亲蜜的逗着,弄得 她心痒难耐,张开了原本闭着的媚眼,怨怨的微支起上身,只见我唇角泛着性感 的笑。
 
  “小姐,妳看清楚,我又要进去了。”
 
  我红通通的龟头抵在她的入口,缓缓的推进,她心跳不己的注视着,感觉小 穴内无可言喻的快感与轻微的疼痛,肉棒噗的穿过了她的阴唇,直往小穴内深深 的贯入,俩人一同轻喊出声。
 
  她的肉穴紧凑无比,我只插入就觉得自己快到高潮了,我慢慢的抽出,用力 的再进入那销魂穴,渐渐加快速度,她分泌出的大量蜜汁使得我的抽取动作更深 更快,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每一下都撞入她最深处,每一次都将自己尽根送 入。
 
  我让龟头抵在她的花心上,只用腰力,磨着她,她几乎是尖叫着呻吟。 
  “啊……不行了……啊……你……啊……哥……再深点……啊……”她又一 次高潮。
 
  我开始,用力的插着她,除了喘息声,娇吟声,尚有肉体相交的“啪啪”作 响声,我享受着肉穴磨擦着阴茎的美妙滋味,我躺下身子,变成她在上的姿式。 
  这种更深入的方式,使两人有更大的快感,我扶着她的腰,指引她上下律动, 她抵住我的胸,脸庞涨红,慢慢的抛动自己的纤腰。
 
  看着美艳的她,我的手,抓着那一双玉乳,反方向更用力的插入她。在我感 到自己的高潮快到时,再度将她压在身下,抬起她的腿放在肩上,疯狂的抽送着 肉棒,不顾一切的将我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深处。
 
  “小姐……我……我射了……啊!”
 
  “啊……我……我也……”在我射出我的精华时,她也吶喊着进入高潮。 
  她躺了一回便坐下涂脂抹粉搽口红补妆,并往阴户喷了香水和扑了香粉。又 握起我的肉棒,也喷了香水,同时在上面扑香粉。
 
  天啊!又硬了,于是又插进去了。接着,我仍然又开始了轻抽慢插,以节省 体力,她仍然是合着我的节奏,上下挺送着她的腰迎合我的抽插。
 
  “呼……呼……呼……”
 
  “啊……达令……你……是我的爱……人……我爽死了呀……你是我的心肝 ……哦……”
 
  我喜欢她的夹功,肉缝竟似一口没有生牙的婴儿小嘴,咬住了我的龟头,不 肯放开片刻。我稍一用力将它拔出来时,就会发出“滋滋”的声音,好像插水一 样。
 
  不但如此,她还会自动地加紧动作,这种快感简直使我快要发狂了。
 
  我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肉穴内狠抽猛插着,她不胜负荷地娇哼道:
 
  “哦……达令……哦……爽……死……我……你真行……哦……我的……上 帝……呀……我的……宝贝……你……你……是我所遇见过的……最利害的…… 一个男人……喔……”
 
  她高挺着肥臀迎凑着我的龟头,我猛力的往她的肉穴深处勘探,好像要把她 的肉穴插通似的。
 
  啊!真是浪荡无边的美艳淫妇香艳荡女呀!
 
  毕竟是白种女人呀,那个肉穴确实和东方女人的不一样,她的阴户显得肉壁 很厚,而且很深很柔。我提劲的往下干,再提劲的抽出来。
 
  “噗叱……噗叱……”的淫水声洋溢着满室。
 
  “呼……呼……呼……”
 
  我气喘如牛地在她的身上肆意摧残着。
 
  “哦……爽……爽……死了……美死……我了……哦……我宁愿死在你……你……的肚皮上哦”
 
  她简直只剩下喘息的份了。
 
  一室之内充满了我呼出来的声音,和她嘴里哼出的浪叫声,以及她那阴户所 发出的淫水声,交织成了一片。
 
  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你真是十全十美的美人胚呀!”
 
  “嗯……”她娇喘连连,连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说着,说着,一片红霞, 不对!是红潮在她的脸上浮现了,她像朵娇艳的蔷薇花。
 
  我如猛虎出闸般在她的肉穴内猛抽猛干,就像头狮子在大啃它猎得的动物似 的。
 
  我疯狂的像一头野性发作的野兽,在她的身上猛烈的撕扯着,狂插着她的肉 穴,连床也被震得发出了“吱吱”的怪声来。
 
  她全身发抖哼哼叫叫的,一副欲死欲活的模样:“哎……唷……尽……情… …的……插……吧……干死……我……算了……啊……乐死……我了…… 
  我……我会被……你干死……哼……“
 
  就这样子足足狂插了三十分钟,她已全身乏力,最后只嘘嘘地喘着气。这时, 她已声歇力尽腰臀无力,但我却越插越有劲,到了疯狂紧要的地步。
 
  我见她一动不动的躺着,于是便索性打她的肥臀搂住,疯狂地猛插狂干了一 阵。
 
  “呼……呼……呼……”她气喘如牛,娇呼连连。
 
  啊!无边的春色呀!
 
  我的亲吻配合着爱抚,一个节奏快过一个节奏,一阵胜过一阵的热情,形成 了一首疯狂的乐章。
 
  这时,只见她紧咬双唇,眉头深锁,气息短促地舞动着双肩。
 
  “呼……呼……呼……”
 
  她混深热情的烫人,并且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玉乳,在我的胸口磨擦着。
 
  这时,我像一头发狂了的野兽,一直不停的猛干着她的肉穴。
 
  她的屁股不停地向上挺送,配合着我的动作,她的挺送动作显得那么纯熟又 老练。只见她不断的摆动着蛇腰肥臀,同时呻吟般的浪叫道:“哎……唷……亲 哥哥……我……不行了……我……爽……死了……你……干快点……快用力…… 点……啊……流……流……出……水……了……喔……”
 
  突然她的子宫一阵紧缩,随着一道阴精热辣辣的直泻而出,浇上了我的龟头, 烫得我不禁混身冷颤了一下。
 
  啊!无限美好的一刻!我的淫棒浸在她的肉穴内,两个人都不禁感到疲累的 相拥而卧下了,我的龟头紧抵着她的花心深处。
 
  “我要让你连续的出十次水,痛快十分。”我以十分自信的口吻说道。 
  她听得格格地怪笑了起来。
 
  我说罢,便又猛烈地狂干起她的肉穴来。我的大龟头就像雨点似的,落在她 的花心上。不到一会儿,她的淫水就被带得“滋滋”地怪响了起来,由阴户顺着 腰身直流到床上,沾湿了床单一大片。
 
  这时,她虽然仍迎合着我疯狂的攻击,但她此刻却摇着头气喘喘的道: 
  “不……不要……啊……我……要……死了……呀……你……干的……太重 ……了……你的淫棒……太利害……我吃不消……”
 
  她的玉臀不时的向上挺,这淫荡的动作和呼吸声刺激着我,使我更是发疯, 更是猛烈的抽插起来。
 
  只见她半闭着眼睛,手臂缠在我的身上,她那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摆。 
  她被一阵阵的狂插猛干,全身猛烈地颤抖着,同时淫水直流。她的双腿勾住 我的腰身,肥大白嫩的屁股直摇,口中则不断地哼着叫道:“啊……好……哥哥 ……我……爽……死了……呀……我……我……真……服……了……你们……东 方……人……真能干……”
 
  她似乎尽尝人生美妙的快感与舒畅。
 
  她的一声声浪叫,一阵阵的摆动,导发了我的欲潮,使我精神百倍,“插” 性高昂。
 
  我一连疯狂的插抽,共干了一、二百下。
 
  这时,她已如醉如痴,小肉穴也出了二次水。她的整个身体似乎已娇弱无力, 但还是从纵体承欢,大屁股不停的上下挺送,迎着淫棒的抽插。
 
  于是,我以半开玩笑的口吻道:“美女,现在你吃到甜头了吧?别急!真正 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罢,我又猛力无比的抽插起她的肉穴。我的大龟头冲进那紧小而温暖的肉 穴内,直抵她花心的最深处。
 
  每当我的龟头和她的花心接吻的时候,她便从陶醉中惊醒过来,同时口中浪 叫道:“啊……亲哥……哥……你是不是……有学过什么……招式……否则怎么 这样……利害……我可让你……整惨了……哎……唷……”
 
  她说完后,开始把转她那美妙的臀部,很美很恰到的迎着我的挺进,时上时 下时左时右,时而转运几个圆圈。这使我更是发狂,于是我如一头凶猛的狮子一 般,残忍地凌辱着她的胴体。
 
  “啊……我……会死……啦……你真像条……牛……想要……赚……你的钱 ……可真不容易……哦……你好像在捞本……哦……”
 
  我一听此浪劲声,更形发狂的说:“我整根都插进去算了,插死你这淫荡艳 女。”
 
  于是,我们这一对男女尽情承欢,干了又干,她不知泄了几次精。最后,我 把仅存的精液狂射在她的脸上、胸上……
 
  高潮后她又在浓艳化妆,喷香水、打粉底、扑香粉、搽胭脂、画眼影、涂口 红、上唇彩,浓妆艳抹。她又往乳房喷香水、搽脂粉,阴部也喷了香水搽了脂粉, 香艳无比。
 
  我们又赤裸裸地面对着拥抱起来,她开始吻我,把带脂粉口红的舌头伸进我 嘴里的时候,我也把舌头伸过去,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
 
  我伸手拦腰一抱就把她放到床上,又压上紧紧地吻着她小巧的樱唇,她的呼 吸由急促转成呻吟了,手也在我背上胡乱地游动。我的手探向她的花瓣,它竟连 手都湿湿的,我微抬起腰,握着淫棒正不知要怎么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她伸一只 手过来,准备帮助我。虽然被她握着,我却因见到她胸前动荡的乳房而禁不住改 变主意,伏下去轻轻地捏着,关且吸吮着红得可爱的乳头。
 
  “啊,好舒服,嗯。”她的手开始套着我的淫棒,等到我吻够了乳房之后, 正想着该用什么方式把我的淫棒插进她迷人的花洞里时,却发觉,她的中指已插 进花瓣里去搅动了,我将它拉出,她就双手拉着我的阴茎,往双腿间引导。 
  我把身子稍稍下移,双手上举摸着她的酥胸及鲜丽的乳头,头却凑向腿间, 吻着她那足以迷死天下男人的香艳花洞,我用舌头去吸,并且伸进洞的地方旋转, 我发觉那上面有一粒较硬的东西,于是吸进双唇之间玩弄,一只手仍留在乳房上, 另一只手轻抚她圆且修长的大腿。
 
  她双手不停地抚摸我的头,我的嘴巴在她的双腿间的动作已收效了,使她再 度淫荡起来。“啊,从来没有。这么。爽啊!太好了。”她开始扭动她动人的身 材:“没想到你懂得这么多嗯,啊好会缠人弄得太爽了”我把那粒硬硬的东西用 舌头不断地转绕着摩擦。
 
  在她那搽了红得发紫指甲油的玉指引导向下,我缓缓压下去,淫棒也随着慢 慢进入她迷人的花瓣里。她举起双腿,紧勾住我的屁股,疯狂地迎合我的动作, 上下耸动她诱人的臀部。我见到她星眸微张,舌头抵着上牙,继而来回磨着樱唇。 
  我热情地吻着她的芳唇,用力地吸吮着。她的哼叫越来越急,也越来迷糊, 她突然用尽全力的双腿夹紧我,快速扭动柳腰,并且吻得我更密实,舌头也搅动 得几乎打结在一起。她底下的东西,在深处的地方,急速地一缩一缩起来,而我 就在这极度的刺激下,将我的浓浓精液射向女人阴户的深处,我们同时进入高潮, 也同时静止下来,我趴在她从乳之间沉沉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我底下的东西依然插在她里面,我望着她雪白酥胸,实在是太 完美了,禁不住用手轻轻地来回抚摸着,并且把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弄起来,经 过我一番逗玩,她的乳头迅速地硬立起来。而仍插在她花瓣里的阴茎也迅速地胀 大起来。
 
  她犹如啼般轻哼一声悠悠地醒来,托起我正在忙碌的脸,深情地凝望着我。 我的手仍然来回抚摸她的酥胸,淫棒仍然硬挺在她阴户里。
 
  我的手重新又回到她的胸前,并且微微地扭动我的下体。她抚着我脸的手, 渐渐地慢下来,我见她没有责骂我,动作就稍微加大了一点,她开始闭起眼睛来, 微张着樱唇,我知道她已经又被我挑起情欲了,于是我放心且渐渐地加重挺送起 来,并吻上她微张的小嘴。她从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手不断地在我 的脑后,背部及臀部搓摩。她的臀部已经配合着我的动作,上上下下的承迎着, 当我往下插的时候,她双足抵在床面上,用力地挺上来。
 
  “嗯嗯”她那搽满口红的樱唇小嘴仍被我吻着,因此只能嗯,嗯地哼着。而 这淫声音,是比任何醇酒更能醉人的。我开始吻她的粉颈,我的淫棒仍然在她的 花洞里进进出出,“啊!美美美死了,你把我插得快快飞起来了啊。嗯”她的双 手在胸前将我的头环抱起来,抚弄着我耳根及头发,我从她的腰侧摸下去,摸向 修长且浑圆的大腿。
 
  她把头左右摆着一下转向左侧一下转向右侧,嘴里不知所的轻叫起来:“插 用力吧,干死我啊!啊!啊!啊!”
 
  听到她叫得如此骚浪,我更加卖力了。我真的没想到,一个她人当她掉入情 欲的浪潮时,会不顾一切的求得满足。
 
  此时她已经忘了她是谁了,开始叫得更淫荡了:“啊!我的哥啊,干吧干死 我算了!”她完全进入忘我的境界,脸上呈现出一迷醉的神情,我被她逗得几乎 近疯狂起来,每一下都深深地,用力地插下去,我终于支援不住,把我温暖的精 液喷向她热情花瓣深处,而她似乎尚未满足,紧搂住我,底下不断地,快速地挺 向我尚未软化的阴茎,最后她丰圆的臀部挺在空中,阴户紧夹着我的家伙,不断 颤抖着。
 
  我往她的淫穴喷香水,再扑香粉。她咬紧牙关,使得身体颤抖,:“啊!哥, 把口红插深一点抹吧!”我用口红插入不停的抽畜的淫穴之中。
 
  淫穴还好紧啊!期待已久的阴户被玩弄着,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我小阴唇 上不断抹口红,这样弄阴核的话,搽口红以后就会硬起来,像阴茎一样勃起,我 的手指捏住那个部分,不停地涂搽口红,柔搓着隆起的地方。
 
  我用脸颊在她的阴户上摩擦,再用舌尖轻压在阴裂缝上。
 
  “啊……啊……”
 
  那里充满香水脂粉口红的味道,美女已忘记一切,只顾在那里闻她的味道。 
  一会,响起舔阴户的声音。她那搽满脂粉口红的阴户太好吃了,现在她才明 白我为什么一直喜欢舔吃我的阴户!我拼命的吸吮她阴户上的胭脂口红,舔吃流 出来的带脂粉口红的淫水。
 
  可是我下面的淫棒也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了,啊……我忍耐不住了,我站了起 来。
 
  她涂了好多口红后,握起我的肉棒,在上面喷香水后,用纸巾搽了又搽,又 在上面扑上香粉。然后含住我的龟头,龟头已感到一股热流回荡其间,她用舌尖 缓缓的缠绕,轻轻的舔,这次我真的档不住了。
 
  一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连我自己都无法 防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阴茎强而有力的在她嘴里抽送,一阵一阵的液体从龟 头冲出直入她嘴里,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来回抽动,让阴茎受到更猛烈更持久 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下体,去感受那人间至 上的肉体欢愉。当抽送逐渐减缓、减缓,我也精力放尽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满 意的笑容,吸允着龟头上最后一滴精液,仰起头来一股脑的把口里的精液吞下。 
  啊!有脂粉口红,有香艳美女,脂粉口红好吃,带脂粉口红的美女淫水更好 吃,真是美好呀!
 
  洋妓女的确很有职业道德,人漂亮,化妆浓艳,香艳卫生干净,她想赚你的 钱,一定是让你玩得尽兴,那怕你能断断续续的射出五、六次阳精,她仍然奉陪 到底。如果不是昨晚玩得太欢,我可以干她十几次的。
 
  换句话说,只要你的家伙还翘的话,她一定让你玩到肉棒垂头丧气为止。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bootees1金币 +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我要啦免费统计